禁毒研究一

阿片类戒断综合征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
2015/6/15 12:45:23   来源:中国禁毒展览馆

张刃 (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

一、阿片类阶段综合征的睡眠障碍

阿片类戒断综合征是指阿片类的药物依赖成瘾者在停止滥用药物以后的一系列躯体反应,其症状的具体表现为强烈渴求阿片类药物,流涕流泪、肌肉疼痛或抽筋、胃肠痉挛、恶心、呕吐、腹泻、瞳孔扩大、反复寒战、心动过速、睡眠不安等。部分成瘾者在进行美沙酮替代治疗的过程中,大部分躯体的负面症状感受均有所减轻或消失,但惟独睡眠障碍的问题依然难以解决。所以有很多的海洛因成瘾者往往是因为收到严重的睡眠障碍戒断综合征的困扰,而不得不再次吸食海洛因导致了最终的觅药复吸的行为。所以,音乐治疗在阿片类戒断综合征睡眠障碍的临床应用,对于帮助成瘾者保持操守具有较为重要的临床推广价值。

戒断综合征的睡眠障碍症状,一般可在脱毒开始后的一周周内出现,一周后可有部分缓解但仍可迁延数周。具体表现为病人睡意浓重,哈欠不断,但病人卧床后却辗转反侧而无法入睡,并伴随有焦虑的情绪症状。脱毒者也常常因此而变的烦躁不安,情绪起伏不定,还有的出现易激惹的情绪障碍问题。尤其是在脱毒的晚期,部分脱毒者可出现晚上兴奋、深夜补水和不停的来回走动,病人会感觉到“越到深夜越清醒”。在脱毒的中期,因为受到锥面障碍的折磨而显得疲乏无力,困倦难耐。往往偶尔的睡眠还常伴有满身大汗,或是骨关节疼痛等其它戒断症状,并且经常会伴随有吸食海洛因有关的扎针的梦境。到了脱毒阶段的晚期,逐渐出现睡眠节律失调现象。这是脱毒治疗晚期较为常见的现象之一。在经过数天较重的戒断症状后,脱毒者一般都会感到筋疲力尽、疲惫不堪,多数人此时可以出现短暂的浅睡眠状态,但由于脱毒者总是认为自己几天没有睡好,应该补一补,再加上长期使用海洛因形成的黑白颠倒的睡眠习惯,故此时脱毒者常是白天睡得较多,晚上无睡意或是睡不着。

阿片类戒断综合征的睡眠障碍的治疗很难通过进行药物治疗,因为以海洛因为代表的阿片类的毒品本身就是极强的麻醉类精神管制药品,由于成瘾者长期服用,已经造成了成瘾者对麻醉类的精神药物极强的耐药性,所以服用任何普通的安眠药都不可能产生安眠的作用,只可能依靠行为治疗的手段进行治疗。音乐治疗的技术就是其中最有代表的一种技术。

二、助眠音乐的功能特点

音乐治疗用于睡眠障碍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儿,中西方最早的史前文明的一些神话素材就形象的描述了音乐本身就具有助眠的功能。例如在《西游记》中曾经生动描写了美猴王孙悟空和四大天王斗法的精彩场景,其中描写了持国天王使用紫玉琵琶在大战群猴的时候,拨动怀中紫玉琵琶“风”、“水”、“地”、“火”四根琴弦,导致当时与天兵对战的群猴顿时昏昏沉沉地躺下睡着,最后不战而溃败。而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手中也有一把类似的里拉琴,这把神奇的里拉琴造型很像当今的竖琴,在希腊神话的相关的故事中,太阳神阿波罗就曾经用这把琴对一只身上长了一百只眼睛的怪兽进行催眠,最后让怪兽睡着了,终于把被怪兽看守的宙斯的情人尹娥给解救了出来。

实际上,音乐治疗之所以能发挥助眠的功能,都是因为人的神经感知系统具有“感觉疲劳效应”的心理现象。所谓“感觉疲劳效应”就是指一种重复性的单调刺激,长时间施加在一种感官上后,该感官系统就会产生感知觉的疲劳现象。“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说的就是这种现象。而这种“感觉疲劳效应”通过特定的睡眠引导,就能转而变为解除睡眠障碍的有效手段。

其实声音作为一种助眠的听觉刺激手段,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类似情况我们并不陌生。例如当我们在会场里听人作报告的时候,如果报告的发言人的语言表达在音调上缺乏抑扬顿挫的变化,语速又缓慢,声音又较为低沉,内容枯燥又缺乏新鲜感的时候,时间只要超过15-20分钟,就逐渐会让人产生困倦的感觉。一般情况下,感觉疲劳产生越快,感官灵敏度恢复就越快。各种感官在同一种刺激施加一段时间后,均会发生程度不同的疲劳。疲劳现象发生在感官的末端神经、感受中心的神经和大脑的中枢神经上,疲劳的结果是感官对刺激感受的灵敏度急剧下降。

音乐作为一种听觉上的刺激源,如果在组织形式的特点上高度符合这种生理心理学上的疲劳效应所具备的特征,自然就能通过人工制造出来的感觉疲劳效应而对人起到助眠的功效。在中西方的音乐艺术殿堂中,有很多著名音乐家如勃朗姆斯、舒曼等等创作的摇篮曲,这些音乐家所创作的摇篮曲就是采集民间母亲哄孩子睡觉的摇篮曲的曲调创作而成。那么究竟什么样的音乐具有这样的助眠功能呢?

总体而言,有助眠功能的放松音乐不外乎包含了以下几个特点:情绪相对平稳、结构简短重复、旋律平稳而没有抑扬顿挫,节奏节拍单调、没有任何画面感的音乐。音乐放松技术中所使用的音乐一般是速度为每分钟60拍左右的速度较慢的音乐,因为这个速度是最最接近人在睡眠过程中的心脏跳动的速度。如果音乐的速度过快,反而容易引起机体的兴奋感而导致个体不容易放松。例如莫扎特的音乐作品大部分都是速度较快的,不适合做音乐放松的聆听音乐。但婴幼儿及儿童的放松音乐的速度一般来说是在每分钟72拍左右,整体速度会稍微高于成人,因为这个速度与婴幼儿和儿童睡眠时候的心动速率是一样的。

另外,助眠音乐的配器不宜太复杂,因为过于繁复的器乐变化层次,很容易在音乐助眠放松的过程中分散个体自身躯体放松的注意力。此外,助眠音乐乐句的旋律线在高音区和低音区之间的变化也最好不要太大,不要过于抑扬顿挫,最好以平缓的中低音区的为宜。音乐乐器的演奏种类也尽量选择避免高音色彩的乐器例如长笛、竹笛、小号、芦笛等等,因为高音色彩的乐器在听觉心理上容易产生让人清醒的联觉心理效应。而大提琴、圆号、中提琴等低音声部的乐器则容易产生混沌低沉的联觉心理效应。

放松音乐如果有旋律的话,其乐句变化也应该越简单越好,不宜太丰富,如果有人声在助眠音乐中出现的话,最好是没有任何歌词内容的衬辞性质的无词歌(如人声的哼鸣等等),如果有具体的歌词内容,也最好是越简单越好,歌词内容表达不宜太过丰富。

放松音乐的结构和时间长度也非常重要,一般最好是没有任何结构的一段体的音乐结构,且整体时间的长度在15-30分钟为宜。而且在放松助眠的过程中,音乐治疗师可以根据每个人的放松助眠进程而进行时间上的调整。

所以整体上而言,有助眠功能的音乐具有:情绪相对平缓,曲式结构相对单一,乐句单调而重复,速度相对较慢,节拍节奏变化单调等特点。

有了这些有助眠功能的音乐是不是就可以达到解除睡眠障碍的目的了呢?事实并非如此,有助眠功能的音乐最好还需要有专业的音乐治疗师,通过在助眠音乐中实施专业的助眠指导语,才有可能把助眠音乐的功能发挥到极致。所以,如果没有专业的音乐治疗师,助眠音乐的功能很可能会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市面上有那么多出售助眠音乐的CD,但却依然有那么多的人存在严重睡眠障碍的重要原因。

三、戒断综合征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过程

由于感觉疲劳效应是一种心理学的现象,如果不把聆听者的注意力引导到助眠功能音乐的聆听过程里,周围任何其他声音的刺激,都有可能破坏助眠音乐的助眠功能。所以有助眠功能的放松音乐,虽然可以帮助成瘾者接触睡眠障碍的烦恼,但要是缺乏音乐治疗师引导语的治疗引导,助眠音乐的助眠音乐治疗功能也完全没有办法发挥出来。这就像对婴幼儿和儿童听CD播放的摇篮曲,但却不一定有助眠的效果一样。因此,音乐治疗师的引导语技术,是助眠音乐治疗中至关重要的一个技术环节。

一般来说,在使用音乐治疗的助眠技术之前,音乐治疗师需要让成瘾者在一个较为舒适的地方躺好,同时要让其找到一个自己平时就较为熟悉的睡眠姿势,可以是平躺或是侧卧,但最好不要俯卧。音乐治疗师最好坐在能看见成瘾者呼吸和面部表情的位置,以便仔细观察成瘾者的呼吸及睡眠的状态进行适时引导。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成瘾者因为同一个卧姿趟的时间过长而产生疲倦不适感,音乐治疗师可通过指导语告诉成瘾者随时调整一个新的卧姿。

在过于明亮的治疗室里,音乐治疗师最好能拉上窗帘,避免室内过于明亮。此外,治疗室最好还要保持适当的温度,因为太过寒冷或是炎热,都有可能会造成音乐治疗助眠过程的失败。另外,助眠的环境也需要治疗师进行适当的调整,不易让助眠过程在嘈杂的环境中进行。

音乐治疗师的助眠引导语,一般是在音乐治疗师事先选择好的助眠音乐以后,逐渐通过引导语来引导聆听者的注意力,让聆听助眠音乐的失眠者把自身注意力先是放在引导语的内容上,然后逐渐转移到有助眠功能的音乐的聆听上。同时还要让聆听者逐渐把注意力最后放在自己身体感觉的体验上。音乐治疗师需要利用音乐的助眠功能,让失眠者跟随音乐治疗师的引导语进行全身各部位的肌肉渐进放松的练习。

肌肉渐进放松的过程一般来说是从失眠者的头部开始,依次往下的躯体部位放松的顺序是:头部、肩膀和脖子、胸部和背部、胳膊和双手、腹部和腰部、臀部和大腿、双脚。每个部位的放松助眠指导语都需要用同样的语言结构,并使用重复的“放松了”、“不想动了”等核心的关键词,且不同部位的放松指导语的语言结构,一定要一模一样的完全重复,不能有任何的更改或变化。这样才能达到“感觉疲劳效应”对于刺激信号的重复单调刺激的要求。

音乐治疗师在说助眠指导语的同时,也要用较为低沉的胸式发声方法,让自身的语音尽量保持较为低沉的音色,语速尽量放慢,如果用气声或头声的发声方法,容易让聆听者产生感觉清醒的联觉效应。在每一句助眠指导语说完以后,音乐治疗师一定要停顿三至五秒钟,让聆听者有充分的时间来完成音乐治疗师通过指导语所表达的引导助眠的放松想象练习。这样的指导语语言结构及发音特征也是音乐治疗师人为制造心理疲劳效应的关键所在。此外,音乐治疗师的指导语的音量与助眠音乐的音量也应该保持相对的平衡,如果助眠音乐的音量过大或过小,都会影响成瘾者的助眠体验质量。

在助眠过程全部完成以后,音乐治疗师需要在助眠音乐停顿的状态下,有步骤地唤醒助眠后入睡的成瘾者。通常来说,音乐治疗师指导语唤醒的步骤是要把成瘾者的听觉注意力,由远及近地进行引导,如可以先让成瘾者听一听环境周围还存在的其他的声音,然后可以让成瘾者想象一下这间屋子的样子,并让其感受一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最后让成瘾者在睁开眼睛以前,可以先慢慢地活动活动自己的双手或双脚,然后让成瘾者在自己感觉舒服的时候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

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一般来说每次的时间都在一小时左右。其中前期的音乐放松过程大约为15-20分钟,到了后期的睡眠引导过程,音乐治疗师可以根据成瘾者的入睡状态来灵活掌握时间。如果成瘾者入睡顺利,音乐治疗师就可以让多睡一会儿,其充分保持良好的睡眠障碍;但如果睡眠引导不太顺利,音乐治疗师可以经过多轮的睡眠引导对其睡眠进行耐心的引导。

四、讨论

值得提醒的是,在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方法实施过程之前,音乐治疗师需要对成瘾者进行系统的评估,排除在极少数成瘾者中可能存在的各种严重躯体疾病、精神分裂症等疾病因素所造成的睡眠障碍因素,从而全面减低助眠过程可能会遇到的各种技术实施障碍及风险。

因为本人在大量的临床治疗过程中发现有部分多药滥用的成瘾者,因为曾经也服用过大量的苯丙胺、麻古类的新型毒品,这些新型毒品的给成瘾者在戒断过程中还会经常发生带有负面情绪的回溯性幻觉体验。这种回溯性的幻觉体验有时候会在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过程中引发不良的身心反应。所以在实施助眠的音乐治疗之前,音乐治疗师可能需要事先处理苯丙胺新型毒品所造成的相关情绪障碍的问题。

另外,评估的过程还需要特别注意筛查成瘾者是否拥有精神分裂症的家族史、住院史及其他精神类药物的使用史。如果存在这些精神分裂症的潜在因素,音乐治疗师应该对其谨慎使用睡眠障碍的音乐治疗技术。因为音乐放松、冥想及助眠等技术对精神分裂症人群的治疗,存在这一定程度的不可控因素,有可能会成为其病症复发的扳机因素。

此外,在实施助眠音乐治疗之前,音乐治疗师还应该要求成瘾者在实施音乐治疗的助眠过程之前,不要吃的太饱,但也不要处于饥饿的状态。而且为了避免在助眠过程中不受躯体其他因素干扰,最好在助眠过程开始之前询问成瘾者是否有上厕所的需求。还有可能根据成瘾者的睡眠习惯,建议其摘下眼镜或是耳环项链等穿戴的饰品。

根据本人常年的临床经验,音乐治疗师还可以根据成瘾者的身心状况,选择成瘾者自己感到最困倦的时候进行音乐治疗的助眠干预。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提高阿片类成瘾者睡眠障碍在音乐治疗中疗愈的概率。只不过这样的工作方式对音乐治疗师而言,需要克服一定的困难。

总体而言,音乐治疗对于阿片类戒断综合征睡眠障碍的临床应用,是属于一种非药物治疗的行为治疗技术,该项技术具有操作简便、无毒副作用的特点,除了能帮助海洛因成瘾者缓解失眠痛苦,还能帮助海洛因成瘾者在戒断毒品的过程中缓解焦虑的情绪,减轻关节疼痛等躯体不良感受的作用,所以在戒毒康复的临床领域具有广阔的推广前景。

>> 返回

 





主办单位: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中国禁毒基金会  协办单位: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单位: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
制作单位: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综合信息部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传播